当前位置:荡凡阅读文学网 > 虚拟网游 > 网游之争王记

303一盘散沙

砍二最终还是没有犯傻,虽然他并没有想过三次突然改变行军的命令会让玩家的心中产生什么样的想法,不过这时的他站在一个正常人的立场来看待眼下的问题也知道自己被对手戏弄了,而对手戏弄自己的目的最简单就能够想得到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手想要故布疑阵,牵着他的鼻子走。

钜鹿城被攻击,他就去援救钜鹿城,身后的渔阳城玩家被攻打,他又调头去救渔阳城的玩家,而等到他调头回去后,对手恐怕又会故技重施来攻打钜鹿城了。

所以砍二意识到自己不能跟着对手的节奏走,他必须要尽快抵达钜鹿城下,哪怕是背靠城池也比身处野外被两股不明身份的势力夹在中间安全的多。

襄平城大军继续前进,砍二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身后的战无敌和战无畏两人了,虽然他重新上路的时候给两人发去了消息,但是这条消息在战无敌和战无畏看来只有一个意思。

眼下情况危机,我管不到你们了,自求多福吧!

战无敌此时终于是通过一些办法暂时的压住了渔阳城玩家之前五花八门的各种不安心态,惊魂未定的玩家渐渐的少了,但是当战无敌重新清点在场人数的时候,却发现有超过两成的玩家失踪了,这让他感到极为的震惊。

八百人的两成那可是一百六十多人啊,之前那几十个敌人虽然实力和意识、心态都非常强悍,但也绝不可能在混战的逃命阶段中杀掉他们这么多人啊,因此这个时候战无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他猜到了这一百六十多人的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死的,竟然临阵脱逃了。

其实也不怪渔阳城的玩家临阵脱逃,突然遭遇这么一遭,对玩家的士气和心气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他们的统帅,也就是现任的渔阳城城主战无敌还无法给他们任何正确的指示,而且也无法给他们报这场耻辱,心灰意冷的估计就占了一大半,而此时没有离去的玩家对于战无敌和砍二的反弹情绪也是越来越大。

玩家们的心思战无敌虽然猜不到,但是这些东西根本就不需要去猜,因为对他的不信任完全都写在了每个玩家的脸上,战无敌此时真是有苦难言,他如何可能想得到敌人竟然会搞出这样一手,他也不是什么智者,脑袋里打团的意识或许还不错,但是要将就排兵布阵他估计连小白都算不上。

不过玩家根本就不会管这些,团战输了自然是指挥的责任,原本已经被压下来的不甘此时又再度暴走,不少玩家此时再也不顾及战无敌的颜面,各种挖苦和嘲弄的语言充斥在了战无敌的耳中,他本就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城主,玩家们虽然不了解篡夺城主位置真实的背后阴谋,但是阴谋论却是不需要证据的,因此战无敌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一片口诛笔伐的海洋当中。

渔阳城大军已经彻底的沦为了一片散沙,几乎已经算是宣告全面瓦解了,而渔阳城大军中那几个实力和心思都很不错的玩家也并没有站出来带领大家,他们也是冷眼观之,同样对战无敌不屑一顾的心态也因为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幕而倍感快意,似乎也在无形中为他们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因此他们为何又要上去拉架呢,还不如乐见其成呢!

“怎么还没到啊!”

歌长恨从开战到现在已经是憋了一口又一口的空气了,早已等的不耐烦了,一旁的冷空城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面带微笑,就和风轻一模一样。

“别心急,要是我突然遇到这么一遭,也要花点时间来解决的。”

风轻微笑着给了个解释,不过在冷空城听来,言语中戏虐的味道更大一些,所谓的花点时间来解决,在他的心中那是紧紧针对风轻而言的,而如果将对象换做是其他人,冷空城压根就不相信另外一个人能够拿得出什么样的解决办法。

从醉卧穷途到风轻云淡,冷空城也算是见过一些大世面了,不说别的,就网游当中的所见所闻,也算是让他大开眼界,不过不同的是,他还从来没有体验过像风轻这样,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待跟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这样的感觉一经尝试以后,让他分外的着魔。

或许这就是传说的那世外高人吧!

过去的网游玩家对待游戏问题的态度永远都是亲力亲为,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现如今的网游玩家对游戏的注重渐渐的从内在转为了外在,而这样的一种转变符合当下这个时代的特征符号,正如同快餐文化顺应了这个时代一样,当玩家们越来越只注重个人面板数据以及积分榜这样的东西之后,代练和代打应运而生了。

代练和代打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就在于玩家们对游戏的看待已经从最初的享受游戏乐趣变成了只想要获得他人的认同,获得他人认同其实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单纯的只想要得到他人的认同,也就是只在乎这个结果的话,那么一切过程都可以为之省略,就好像现在的玩家玩传奇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网上下载一款外挂一样。

冷空城和歌长恨这样的顶尖高手也曾经当过代练,也帮人代打过众多网游的积分排位赛,所以他们很了解这个玩家群体的心态,而对于他们这些有能力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做到某件事的人来说,亲力亲为永远都是他们对待游戏问题的口号,而这样的一种心态一直持续到他们遇到风轻之前。

在冷空城的眼中,风轻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切都可以放弃,一切都能够租到不芸于心的那种人,而过去在冷空城的心中,只有一种人符合这样的人生信条,那就是世外高人,就连那些为了生计要种种地、教教书的隐士都做不到。

冷空城不知道风轻是什么样的人,更不可能知道风轻的真实身份了,博学多才来形容他或许都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而这样的人是天生的领导者,如果说的玄幻一点,在任何一种环境之下,他们都能够应天命而生,只手遮天的那种类型。

当然了,冷空城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种观点,多少还是因为受限于网游这个环境,他其实也跟歌长恨一样,并没有真正的走出这个圈子,看到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所以风轻云淡在他们的眼中才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回到眼前的战场上来。

风轻此时也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的脸上从来没有将这样的心态公然的刻画出来,要知道在风轻自从来到晋阳之后,就一直在等待和梦孤城战斗的这一天,而为了这一天风轻等待了更加长久的时间。

就在风轻等待的同时,砍二距离钜鹿城已经不远了,他不断催促玩家急行军,速度比之之前提高了一倍有余,当腹背受敌的危机感越来越大的时候,在砍二的心中,仿佛只有抵达了钜鹿城下,联合了金闪闪的钜鹿城玩家之后才是安全的。

而当砍二和襄平城大军那黑龙一般的轮廓出现在风轻三人的视野当中的时候,歌长恨却是先一步愣住了。

“怎么就一支队伍,另外一支呢?”

冷空城也有些疑惑,虽然隔得太远他看不清对方到底有多少人,砍二是否在队伍当中他也不知道,不过从形状来看确实只有一支队伍,而当冷空城转头看向风轻的时候,却听到风轻苦笑道。

“看起来,我还是太高估了对手啊!”

热门小说推荐:蝙蝠〕〔拾忆王妃自有定论〕〔逃婚王妃闯江湖〕〔师尊可安好〕〔春暖花开蝶自来〕〔远方的记忆〕〔屠龙之王者重生〕〔觉醒之明日〕〔霸道总裁爱上我99次〕〔鸣海〕〔新时代超能〕〔火影之木叶白牙〕〔大篮球时代〕〔灼灼桃花劫〕〔电竞传奇〕〔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无妄余生〕〔北神传奇〕〔重生之得分王〕〔仓储神君〕〔次元交响初曲〕〔蝶舞云枫〕〔纵横巫师世界〕〔不再爱你之〕〔凶绳〕〔醉殇璃〕〔诸天之道尽人生〕〔她是我的全部〕〔黯伤泪痕〕〔我去了赛尔号〕〔蜜罐〕〔风流阴阳先生〕〔EXO的流星公主〕〔地狱少女的骨灰盒〕〔剑心无念〕〔再见影尘〕〔永恒道法一〕〔默晟幻〕〔战神王爷〕〔京坊乱〕〔召唤界之遗失的魔都〕〔我的修仙事故〕〔末日霸主梦〕〔重生之凤氏女〕〔剑仙迷途〕〔彼岸公主的爱恋〕〔三千引魂渡〕〔我竟然还是个神〕〔重生之我在瓦洛兰〕〔到底有几个你〕〔五行天琴〕〔网游之拳通天下〕〔荒穹天道〕〔老子的减肥日记〕〔忘忧茶庄〕〔但愿流年倾此生〕〔韶花落〕〔竹篙往事〕〔生存笔录〕〔玄天麒麟〕〔星河万岁〕〔穿书之我的公主殿下〕〔告别流连失所〕〔第四时空的终极末日〕〔墨少的艳冷娇妻〕〔盛世溺宠〕〔那年慕知秋冬〕〔我在明朝当皇子〕〔混乱行者〕〔姜智杰探案手稿〕〔淑妃传〕〔迷失的岁月〕〔天灾演武〕〔逍遥行之天下学院〕〔彼方多远有你不远〕〔N中角色〕〔我的女友在古代〕〔豪门蜜恋墨少的娇妻〕〔密行者〕〔老同学,好久不见〕〔三千大网游〕〔鄙视王爷的绝版王妃〕〔青冢黄昏路〕〔校园诡事之高智商对决〕〔极光摆渡人〕〔沁玉雪颖〕〔世颜〕〔人魔情未了〕〔娱乐圈之恶女逆袭〕〔诸天无名〕〔慢慢追妻路〕〔混世乾坤〕〔末世启示录〕〔水与火的誓言〕〔网游之王者至尊〕〔人生随想录〕〔思恋远方的你〕〔侍 神〕〔我果然还是好喜欢你〕〔爆笑妖后之爷求放过〕〔丘比特的乱箭〕〔阑夜照梦〕〔公主女王命〕〔暗淡之剑〕〔天云行梦〕〔重生之通灵娇妻〕〔沉睡的血〕〔回到黑暗〕〔才气三分〕〔穿越之安静的重生〕〔灵念情缘〕〔一个在异世界战斗的学院〕〔网游之止战天下〕〔星之铭〕〔无名的剑〕〔世界也没有那么美好〕〔英雄联盟之绝世危机〕〔忒弥斯的挑战书〕〔相遇和路过都是机遇〕〔豪门中的鸳鸯
最新入库小说:利刃侠〕〔血液羁绊〕〔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走啊去捉鬼〕〔婚不作祟〕〔永恒的长城〕〔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废土生存法则〕〔年华独白〕〔祸国小妖妃〕〔炮哥小钢炮〕〔利刃侠〕〔网游第二天堂〕〔快穿之boss别黑化〕〔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腹黯霸蒂〕〔杂牌神算〕〔恶灵之刃〕〔玩命王妃〕〔星辰未落时〕〔香草布丁选项〕〔名侦探柯南续篇〕〔道士爷爷〕〔兽皮人的复仇〕〔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神之迷域〕〔刻浊星逝〕〔祸国小妖妃〕〔星座守护之心〕〔洛克王国之征途〕〔永恒的长城〕〔彼岸可有花〕〔刻浊星逝〕〔清素若九秋之菊〕〔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星辰未落时〕〔风琴雨夜〕〔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炮哥小钢炮〕〔半夏浮华〕〔网游之重启战魂〕〔网游之重启战魂〕〔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恋与白起〕〔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清素若九秋之菊〕〔嬴政秘史〕〔苍茫末世〕〔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网游之均衡天地〕〔启征途〕〔我负子戴〕〔网游之重启战魂〕〔杂牌神算〕〔暮去待你归〕〔古荒道月〕〔永寂山河〕〔石连草〕〔白日极夜〕〔网游之争王记〕〔寻亲旅恋〕〔大时代战事〕〔三千纪元〕〔冰封炽热的世界〕〔末世来临之末〕〔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神坑穿越瓦罗兰〕〔末世兽都〕〔大时代战事〕〔绯色断罪之人〕〔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网游之争王记〕〔菲花之梦〕〔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魔兽世界编年史〕〔魔兽世界编年史〕〔温柔世子宠溺妃〕〔魔兽世界编年史〕〔炮哥小钢炮〕〔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重生之总裁请自重〕〔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星辰未落时〕〔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巅峰枪王〕〔总裁大人太温柔〕〔兽皮人的复仇〕〔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觉醒之天下为敌〕〔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巅峰枪王〕〔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洛克王国之征途〕〔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血降〕〔网游之争王记〕〔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有主见的方润〕〔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白日极夜〕〔网游之争王记〕〔三千纪元〕〔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最强末日系统〕〔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刻浊星逝〕〔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世桐苓〕〔起源方程式〕〔恶灵之刃〕〔网游之重启战魂〕〔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末世兽都〕〔总裁大人太温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神之迷域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