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荡凡阅读文学网 > 虚拟网游 > 网游之争王记

519关键点

玩政治的和玩金钱的完全是两种人,政治凌驾于金钱至上,当然也并不是说玩金钱的就一定不是玩政治的对手,也不是说玩金钱的人一定搞不懂政治,只不过相比起争王中的那些超级公会会长们,芜湖司马才是真正意义的大佬,这也是风轻云淡自从来到争王后最警惕之人就是芜湖司马的原因。

无论是折戟沉沙也好,是灭世轮回也好,又或者是玄武候,他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他们的眼光不够长远,或者说他们无法兼顾全局,为了利益最大化,商人会选择剑走偏锋,折戟沉沙曾经差一点就因为讨伐董卓剧本而成为了全争王玩家的敌人,灭世轮回则是贪图小利成为众矢之的,而玄武候更是因为他眼光不够长远差一点就倒在了自己最拿手的金钱帝国梦上面。

芜湖司马在对待情殇和飞鹭的事情上有自己的心思,他当然不会是为了全心全意的帮风轻的忙而搞出的这一摊子事,虽然说风轻下一步的打算会让他找寻到一条出路,但是芜湖司马倒是清楚的很,机会风轻会帮他找,但是该如何做风轻可是不闻不问的。

那么芜湖司马为何要特意给飞鹭说上这么一番话呢?

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为了促使一个结果的诞生,而这个结果恰恰就是之前整个事件的始末,情殇和晓风残月开战了,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便是飞鹭还没有见到风轻云淡。

风轻云淡一直也在等一个最终结果,虽然上庸势力以及情殇的发展已经如风轻所料的分毫不差了,但是风轻还是会去顾及那些可能会发生的变数,因此在那个最终结果出炉之前,风轻不会轻易有所动作,而这个时间差,恰恰就成为了芜湖司马可以利用的焦点。

情殇攻打江州,就等同于是上庸势力对成都势力宣战,这一点芜湖司马很清楚,而他要的就是这样,只要这两个庞然大物打起来了,那么芜湖司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因为这将会把风轻云淡给牵涉进来,促使他提早自己的剧本计划,而且晋阳距离上庸和成都那么远,他想要对战局进行直接干预,就必须要寻求和芜湖司马的进一步合作,而这个合作的内容芜湖司马当然也是一早就已经考虑好了。

至于风轻云淡是否会猜到这是芜湖司马的计划,芜湖司马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因为芜湖司马很清楚风轻的身份究竟到了哪一个高度,而一旦到了这样的高度那么只要不直接触怒于他,那么风轻做事的手法要比超级公会和底层玩家更有原则。

牌已经打出去了,那么接下来就看风轻如何出招了。

飞鹭此时关闭了雨梦的消息,不再回复,因为她已经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是的,情殇最终还是跟她反目成仇了,那么接下来的这段行程对飞鹭来说就不存在任何心理上的障碍了。

话说回头,此时的情殇在听完了雨梦告知他飞鹭的反应之后,心中稍微的平静了一些,虽然也感觉到一些深刻的东西在飞速的流逝着,但是相比起他的梦想,他的帝王霸业而言,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而当他抬起头来,简单的说自己知道了之后,就再度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接下来的江州之战中。

第一战虽然拿下了,但是从结果而言,情殇却产生了一种危机感,因为他发现似乎这支牂牁大军的实力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所料,这绝对是一支拥有强大实力的军团,但是不知为何一直默默无闻,而且这样一支技战术实力都远胜上庸势力的军团却也花费了十二天的时间才攻克江州,这在情殇的心中是难以置信的。

因为情殇就是制造安定十二天未能攻克的主谋,所以他很清楚凭借上庸势力原本的战斗力能够在多长的时间内攻下安定城,而推而广之,一支实力比上庸势力更强大的牂牁势力大军,他们竟然也是十二天未能下城,这其中恐怕就不单单是奇迹出现那么简单了,甚至情殇还联想到了一丝阴谋的可能。

但是无论情殇如何去思索,也难以将牂牁和成都势力的风月楼精英团队联系在一起,毕竟他没有亲眼见到风月楼中那些成名高手,凤凰于飞、云中子、弃酒留空这一干人等他全部都没看到,而如果只是凭他的一番猜测就将江州之战定义为上庸势力和成都势力之间的战争,那恐怕情殇会犯下更加严重的错误。

因此这一刻,情殇知道自己还需要更多的结论来说服自己,因此他很快找到了潇潇,并且说道。

“潇潇,你觉得是否有必要在汉中和江州之间再建造一座城?”

情殇的话让潇潇思考了片刻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对此潇潇也很是认同,汉中距离江州还是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从双方的补给来说,上庸势力一番是吃亏的,不过从之前的战斗来看,对方虽然实力强悍,但是并没有统帅出现在现场,而且人数也并不多,毕竟牂牁城也是需要有人防守的,而牂牁的建宁盟友也并未见到。

“情殇老大,最好还是建一座城吧!”

潇潇同意了情殇的观点,而情殇也点了点头,此时他告辞了潇潇走到了一旁,然后打开好友栏,给许久没有聊过的诺言发去了消息,并且告知了对方自己的想法。

要说到了今天,情殇在面对诺言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那种谨小慎微的感觉了,甚至于他在说出自己想要建城的想法时还带有一种命令的口吻。

而此时身处上庸城中,被近日来连番变故而搞得有些头脑发晕的诺言在收到情殇发来消息后,头脑有所清醒,而这一刻的他,突然间产生了一种心思,因为他突然间又不想将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让给情殇了。

“情殇,攻打江州城不顺利吗?”

诺言问道,情殇看过诺言的发言后,眉头就皱了起来,或许诺言的问题并没有透露任何的个人心情,但是情殇却还是从这句很平常的问候语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所在。

或者说,这一刻的情殇因为柠檬雨和飞鹭的事情后已经有些神经质了。

平日里的诺言是绝对不会去询问自己打仗打的怎么样了,而就算他问起多半也是因为有风轻云淡在背后指使的缘故,而自己所要回答的对象也并非是诺言,而是诺言身后的风轻云淡。

因此,这一刻当诺言已经掐断了和风轻的联系之后,诺言的问题就不再是为了谁而问的,而是回到了他身为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来询问自己的下属战事发展情况如何。

情殇心中一震,难道说诺言不想交出自己的权力了,不想将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交给自己了?

然而,情殇所不知道的是,这样的一种想法恰恰是风轻最想看到的,因为风轻了解情殇,同样也了解诺言,或者说风轻非常的懂人性。

诺言接受不了真话,他逼走柠檬雨是一时脑热做出的冲动之举,而他憎恨自己也并非是如同柠檬雨所想的那般因为长久以来的傀儡生涯而渐渐埋下的***,而只可能同样是诺言一时头疼脑热后的冲动。

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对诺言而言的确不是一个最合适的位置,但是一国之君和团队队长是有着根本性的差别,可能没多少人想当领导,但是不想当王爷的恐怕就没几个了。

诺言一定不会就这么甘愿的让出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而他的这种举动必然会让情殇加快篡位的想法和行动,这是风轻想要看到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情殇当君主远比诺言当君主要强上百倍。

但是风轻同样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计划比芜湖司马慢了一步,或者说他被芜湖司马捷足先登了,而这一步的关键点便是飞鹭。

热门小说推荐:苏穆记〕〔复仇女王逆袭归来〕〔重生之情起不知何处〕〔圣诞节快乐〕〔阿隆多的奇幻之旅〕〔万界游神在都市〕〔我和妈妈和哥哥〕〔我的倒霉女友〕〔末日时钟〕〔医谷奇医〕〔玄门八脉〕〔荣耀大教主〕〔大唐超时空快送〕〔重生之为你而活〕〔天凡天宁〕〔对不起我只想活下去〕〔神庭的继承者〕〔大周之我的传说〕〔仙宠饲养员〕〔星星的图腾〕〔极限进化塔〕〔夏氏〕〔灵剑封〕〔余尘余枫〕〔我的青春不逝去〕〔觅食记〕〔愿你成为我一生的牵绊〕〔只爱得不到〕〔千金亿得〕〔弃仙之路〕〔墨瞳之夜〕〔落尽之一世繁华〕〔诛秦路〕〔异次吸血之穿越的骑士〕〔黛中又见玉回首〕〔凤舞九天倾城女〕〔垃圾姑娘〕〔文小小和季迪〕〔你若为仙我为魔〕〔桐花飘散叶落成殇〕〔生于朝阳堕落于泽〕〔落泪成海〕〔冥冥念〕〔醉烟云〕〔挽指蝴蝶〕〔血恨恩仇录〕〔第十三间教室〕〔时光深处静待花开彩虹霁〕〔宇宙凡人修仙传〕〔余生安〕〔缘错天涯〕〔守护甜心之仇恨的力量〕〔月光下的异世界〕〔五仙之道〕〔名门浓墨精选小诗词〕〔厨师的成长〕〔万物归阴〕〔青蓝村时相爱富裕使人陌生〕〔以吾之名拥你为王〕〔二分之一世界行走〕〔最终光辉〕〔三世情缘终未了〕〔归去来之琴瑟引〕〔陨落显现之初〕〔灵观〕〔暖男王者〕〔道祖九天〕〔七月雨之祭歌〕〔千娇百媚二公主〕〔斗罗之孔雀东南飞〕〔风掣万天〕〔十天之前〕〔寂侠〕〔阿三正转〕〔末期〕〔回忆泪〕〔死灵愁〕〔我的今生奇异录〕〔我的表妹会读心〕〔婉月传〕〔从今天开始要振作〕〔九天之上有神乎〕〔狐仙儿不哭〕〔未知寄生〕〔逆天改命之主上别逃〕〔梦与云〕〔踏道闻仙〕〔西施重现〕〔穿梭幻想二次元〕〔道气大世界〕〔牧狼女孩〕〔王牌管家之特制管家〕〔元帅小姐请留步〕〔斗气界之颠〕〔幻骨灵神〕〔苏唯〕〔飞花落雪〕〔如果转眼还能遇见你〕〔虚妄国度之勇敢者〕〔魔兔记〕〔嫣然已消〕〔圣天修罗神〕〔重兮累叶〕〔少女的塔罗牌〕〔美人点江山〕〔13日病毒〕〔五美佳缘甘做妾〕〔修神学生〕〔我的男友有点酷〕〔冬暖夏凉by小熙爷〕〔玄幻日记〕〔北星〕〔最美不过二次元〕〔短篇鬼故事集合〕〔人渣与她〕〔暮生萝〕〔雷神劫〕〔撩人总裁求放过〕〔星幻年鉴〕〔白甫的宇宙
最新入库小说:暮去待你归〕〔石连草〕〔恶灵之刃〕〔星辰未落时〕〔魔兽世界编年史〕〔恶灵之刃〕〔推倒相公〕〔清素若九秋之菊〕〔觉醒之天下为敌〕〔菲花之梦〕〔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利刃侠〕〔网游之重启战魂〕〔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星辰未落时〕〔彼岸可有花〕〔魔兽世界编年史〕〔婚不作祟〕〔总裁大人太温柔〕〔网游之重启战魂〕〔古荒道月〕〔洛克王国之征途〕〔三千纪元〕〔神坑穿越瓦罗兰〕〔刻浊星逝〕〔祸国小妖妃〕〔末世兽都〕〔穿越APP〕〔无忧城〕〔腹黯霸蒂〕〔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穿越APP〕〔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名侦探柯南续篇〕〔网游之争王记〕〔半夏浮华〕〔杂牌神算〕〔炮哥小钢炮〕〔星座守护之心〕〔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傲娇总裁宠萌妻〕〔名侦探柯南续篇〕〔启征途〕〔巅峰枪王〕〔苍茫末世〕〔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重生之总裁请自重〕〔道士爷爷〕〔永恒的长城〕〔神坑穿越瓦罗兰〕〔利刃侠〕〔快穿之boss别黑化〕〔我负子戴〕〔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刻浊星逝〕〔伽蓝何处〕〔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兽皮人的复仇〕〔有主见的方润〕〔祸国小妖妃〕〔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清素若九秋之菊〕〔神之迷域〕〔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网游之重启战魂〕〔网游之重启战魂〕〔巅峰枪王〕〔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末世来临之末〕〔大时代战事〕〔网游第二天堂〕〔启征途〕〔玉喜〕〔恋与白起〕〔血降〕〔网游之重启战魂〕〔网游之争王记〕〔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总裁大人太温柔〕〔三千纪元〕〔婚不作祟〕〔白日极夜〕〔洛克王国之征途〕〔血液羁绊〕〔大时代战事〕〔血族灵契〕〔年华独白〕〔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盗墓王者〕〔风琴雨夜〕〔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白日极夜〕〔永寂山河〕〔网游之争王记〕〔杂牌神算〕〔魔兽世界编年史〕〔刻浊星逝〕〔起源方程式〕〔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永寂山河〕〔废土生存法则〕〔炮哥小钢炮〕〔最强末日系统〕〔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冰封炽热的世界〕〔香草布丁选项〕〔网游第二天堂〕〔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末世兽都〕〔绯色断罪之人〕〔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神之迷域〕〔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