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荡凡阅读文学网 > 虚拟网游 > 网游之争王记

579.5诺言退位

(出了点问题,579章传不上来,暂定579.5)

上庸势力中的一切变故很快就被情殇发到了风轻的消息栏中,当风轻得知情殇终于是凶相毕露,准备走出最后一步的时候,他也明白了情殇给自己发消息的用意。

“想必就算我能够劝服诺言退位,但你也不会把牌全部压在我的身上吧?”

当情殇看了风轻给自己发回的消息后,他微微一笑,是的,情殇虽然知道,由风轻云淡给诺言作工作是自己能够得偿所愿最便捷的一条路,但是情殇不会相信风轻云淡,他只会将这一切当成是一种相互利用的交易,因此情殇还留有后手,甚至于这个后手就是把一切都曝光出来。

当然了,情殇是否会曝光一切,风轻并不知道,也不想去猜,不过让情殇坐上上庸势力之主的位置是风轻想要看到的结果,既然如此,这个忙风轻自然不会拒绝。

挂断了跟情殇的消息后,风轻并没有立刻跟诺言通话,而是先给另一个人发去了消息,而这个人就是冰璃。

让花花将冰璃加入到晋阳势力当中,是风轻的意思,对此风轻的心中有着另外的一个计划,虽然这个计划不如眼下的剧本那么重要,但同样也是势在必行,至于风轻要利用这个计划达到怎样的目的,又或者他要对付谁,那就不是外人可以知道的了。

此时的冰璃完成了她在襄阳城下的那场戏之后,可以说,她也成为了“有幸”知道一些内幕消息的人之一,而风轻敢于将自己的隐秘计划告诉冰璃甚至于告诉情殇,就在于风轻很清楚,这些人不会把他的秘密泄露出去。

情殇就不说了,他本来就底子不干净,甚至于如果把情殇的所作所为曝光出去,风轻倒不倒还两说,但情殇定然不会有活路,因此情殇不会走上这条两败俱伤的道路,即使是他心中认为的两败俱伤。

而冰璃呢,由于她和醉卧穷途之间的一场交易,导致了她现如今并不能就这样了无牵挂的离开争王,因为在这场交易结束之前,她并不是自由人。

不管醉卧穷途是如何“说服”她来完成这场交易的,这都是一笔看似公平的买卖,而如今醉卧穷途付出了他的价格,而冰璃却并没有完成醉卧穷途想要的目的。

因此,冰璃的心中一直都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她在风轻的心中是一个最完美的秘密守护者。

当冰璃收到风轻发来的消息时表现的很惶恐,虽然说她眼下的确加入到了晋阳势力当中,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跟风轻云淡这样的名人八竿子打不着,说起来,她加入晋阳势力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甚至于她也存在着两种不一样的心思。

一方面她想依靠风轻云淡来牵制醉卧穷途,另一方面,如果说她能够从风轻云淡的身上挖掘出什么东西出来,是否就意味着她可以偿还醉卧穷途的报酬吗?

但是,风轻却很清楚,既然冰璃能够做到对醉卧穷途都保证守口如瓶,履行契约,那么她对自己,也会同样如此,而且风轻未必不可能帮冰璃来解决掉醉卧穷途那边的麻烦。

“冰璃,这件事你做的不错,虽然我不太清楚你跟醉卧穷途之间的交易是什么,但是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代你完成和醉卧穷途之间的那场交易!”

风轻的话让冰璃既震惊又惶恐,冰璃的确有这样的心思,但是她却不敢表露出来,因为醉卧穷途她都应付不了,更别说风轻云淡这个数次击败了醉卧穷途的狠角色。

但是当她听说风轻能够帮他解决麻烦,冰璃的心中还是很温暖的,而且风轻云淡在争王中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能力解决任何麻烦的高手,不管风轻所言是否真实,但有这样的一种期望也足够冰璃提升对风轻云淡的忠诚和好感了。

挂断了冰璃的消息后,风轻没有休息片刻,直接就打开了好友栏,然后找到了诺言的名字。

“诺言,你退位吧,如果你愿意可以来我的晋阳势力,带上你的团队,我这里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你跟他能够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风轻并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直接就把话当场说开了,而此时的诺言正在上庸城中,收到上庸势力被攻打的消息后,他反倒是出奇的平静,既没有像之前那样火急火燎的给情殇发消息,让他回援上庸城,也没有跑上跑下的去动员上庸城里的玩家们去点敌人的入侵。

前者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能够和情殇同等对话的立场和资格,而后者是他压根就没有能够做动员的能力。

所以风轻的这番话只是刚开始的时候让诺言有那么一丁点反抗的意思,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庸势力之主的这个位置,当初在大夏龙雀时期诺言曾经还一度有所期待,但是风轻云淡到来之后,他就已知无望,不过诺言从来都不是当管理的料,所以他并不会对当不上君主有什么怨言。

而风轻选择从上庸下野之前,将这个位置“还给”了诺言,这对于诺言那已经封藏在心中很久的想法又再度萌生了出来,那一刻的诺言对于当上上庸势力之主有一些激动,但是真的当他坐上了这个位置,他根本就无法适应这样巨大的改变,而仍旧还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这就好像是谈恋爱一样,尽管有些人觉得自己尽到了男女朋友的责任,但最终还是导致了分手,就在于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从一个人到两个人的改变,并不仅仅是数量多了一个那么简单。

诺言当上上庸势力之主之后,他仍旧还是跟过去一样,带着自己的团队下副本做任务,只有当柠檬雨或者情殇问到具体事务的时候,诺言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个城主,而并非只是一个团队里的小角色。

或许诺言并不知道,他在柠檬雨、情殇等人的眼中,并不是一个主宰上庸势力的君主,反而更像是一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小宝宝”,就好像是那些恋爱故事中的“妈宝男”一样,永远也长不大,永远都把问题推给另一半,最终让另一半觉得自己不是在找人生伴侣,而更像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儿子一样。

诺言从来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他会觉得,那些他不会做的事自然应该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做,而那些别人期望他能够并肩站出来和大家一起去做的事,他却反倒是推给其他人,试图寻找其他途径来解决,而这样的人如何能够担当重任,又如何能够得到另一半的信任呢?

风轻仅仅只发了这一条消息过去后就没有再发消息了,诺言会想些什么,风轻很清楚,甚至风轻更加清楚的是,如果不是自己发来这条消息,诺言也不可能会去思考这些东西,所以眼下风轻要做的就只是等待最终结果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轻在这段时间里给天罗子发去了消息,也给冷空城那边互通了情况,并且还从云淡和死亡呼吸那边得知了最近临济港遭遇的数次大小不等的战事,而当所有的问题都处理完之后,风轻无事可做,正想要找醉倾城来聊聊天,顺便把歌长恨找来去副本地宫转一转的时候,诺言的消息终于发了过来。

“你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诺言问的自然就是风轻之前提到的那个能够和他成为最要好的朋友的名字,虽然诺言并不清楚风轻为何如此肯定那个人能够跟他成为朋友,但是这却是他此时唯一能够回答上来的话题。

看到诺言的消息,风轻的脸上淡淡的一笑,被刚刚走进来的醉倾城捕捉到了,不过风轻并没有去招呼醉倾城,而是给诺言发去了他在争王中最后一次和诺言之间的聊天内容。

“一剑寒光。”

热门小说推荐:战鼙〕〔综之血之王女〕〔超强都市系统〕〔天外有天之皇界〕〔网游之万年酱油〕〔戏浮生〕〔网游之希望圣骑〕〔峰远记〕〔查理九世之破碎的友谊〕〔世倾情〕〔葫芦兄弟之悲婉离歌〕〔异界最强网店〕〔虐恋红尘〕〔我成了儿子〕〔情天决〕〔这个世界不信神〕〔穿越时空的魔法学院〕〔掉入魔法古游镇〕〔悚人夜话〕〔狐妖我的鬼故事〕〔妖灵珠〕〔超腻害滴变异微信〕〔我好烦特异功能啊〕〔我在明朝玩三国〕〔冷酷桀少是女生〕〔一去春意阑珊〕〔前世今生之不灭缘〕〔引魂手记〕〔梦仙境前传〕〔我不想再死一次了〕〔炫酷千金的爱情路〕〔毒妃医天下〕〔霸道总裁的萌辣小娇妻〕〔深夜未及海屿朝念〕〔前尘旧梦〕〔废柴魔王的都市生活〕〔相知于过去相遇在未来〕〔白色玛丽〕〔都市重生归来〕〔帝都学园〕〔致此年华〕〔空之岛〕〔荧川传类人之乱〕〔网游之天阙传说〕〔紫陌红尘烟雨落〕〔薰衣草盛开那一年你会回来〕〔穿越重生之一品农女〕〔高冷总裁〕〔蜡笔小新之假小葵〕〔重生暖婚傅少夫人又闯祸了〕〔浮华落沉〕〔边缘之外〕〔飘零缘絮〕〔套路之超级中学〕〔古道凡仙〕〔守护战〕〔神为魔生〕〔没有刺的玫瑰〕〔一直玺欢你〕〔仙侠问道〕〔龙倾九夜〕〔对魔战纪〕〔金龙有限公司〕〔仙途我为尊〕〔横行埃德鲁斯〕〔赤月冥魂〕〔阴阳奠二部曲〕〔你就不要遇见我〕〔云天宫〕〔落灵仙幻〕〔诡奇秘事〕〔血路通仙〕〔九刃剑〕〔重生之我的花样人生〕〔星月圣者〕〔在线应聘总裁夫人〕〔倾城引〕〔了了尘风情〕〔林中有海〕〔痞子玩修真〕〔幻赋录〕〔阴阳路砖〕〔宠婚密情:BOSS快放手〕〔万物魑魅〕〔开神〕〔绝于宇宙〕〔再见墨村〕〔学神记〕〔墟尘〕〔花开时你就在那里〕〔异世蓝姬〕〔花重南京城〕〔重生之穿越两千多年前秦国〕〔乖乖校草,本姑娘要定你了〕〔萌学园之星空之战〕〔芙阿潘〕〔异记秘闻〕〔鬼术之后代〕〔生逢灿烂的日子〕〔穿越到奇怪世界〕〔这个老师不太老〕〔赛尔号之未来世界的战争〕〔快穿之三观拯救世界〕〔红尘炼狱〕〔火影之日向日和〕〔混在天庭当官〕〔阳之光〕〔五年的过往〕〔异管课〕〔梅子琴日雨〕〔霸道总裁的恶魔小娇妻〕〔此心独忆是卿卿〕〔网事已逝〕〔天道玄明〕〔梦外校花梦里仙〕〔方杰浪北记〕〔浮生入世来〕〔誓约之翼〕〔霸道总裁我在下〕〔踏冰莲
最新入库小说:年华独白〕〔穿越APP〕〔祸国小妖妃〕〔炮哥小钢炮〕〔巅峰枪王〕〔恶灵之刃〕〔婚不作祟〕〔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清素若九秋之菊〕〔彼岸可有花〕〔最强末日系统〕〔道士爷爷〕〔祸国小妖妃〕〔血降〕〔古荒道月〕〔魔兽世界编年史〕〔刻浊星逝〕〔苍茫末世〕〔永寂山河〕〔星辰未落时〕〔兽皮人的复仇〕〔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伽蓝何处〕〔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末世来临之末〕〔半夏浮华〕〔三千纪元〕〔网游之重启战魂〕〔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神之迷域〕〔永恒的长城〕〔杂牌神算〕〔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快穿之boss别黑化〕〔网游之均衡天地〕〔未来神话〕〔玩命王妃〕〔杀戮之后爱意尚存〕〔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大时代战事〕〔恶灵之刃〕〔袖了双手倾了天下〕〔起源方程式〕〔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星辰未落时〕〔大时代战事〕〔启征途〕〔第二次的爱情〕〔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末世兽都〕〔魔兽世界编年史〕〔婚不作祟〕〔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兽皮人的复仇〕〔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温柔世子宠溺妃〕〔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风琴雨夜〕〔神坑穿越瓦罗兰〕〔觉醒之天下为敌〕〔总裁大人太温柔〕〔神之迷域〕〔袖了双手倾了天下〕〔重生之总裁请自重〕〔炮哥小钢炮〕〔寻亲旅恋〕〔冰封炽热的世界〕〔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刻浊星逝〕〔觉醒之天下为敌〕〔香草布丁选项〕〔星辰未落时〕〔炮哥小钢炮〕〔废土生存法则〕〔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有主见的方润〕〔绯色断罪之人〕〔血族灵契〕〔网游之争王记〕〔暮去待你归〕〔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网游之重启战魂〕〔网游之重启战魂〕〔洛克王国之征途〕〔网游之重启战魂〕〔星座守护之心〕〔嬴政秘史〕〔巅峰枪王〕〔神坑穿越瓦罗兰〕〔失乐泉〕〔魔兽世界编年史〕〔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网游之争王记〕〔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启征途〕〔洛克王国之征途〕〔永寂山河〕〔石连草〕〔刀塔之小兵逆袭〕〔废土生存法则〕〔走啊去捉鬼〕〔三千纪元〕〔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网游之争王记〕〔利刃侠〕〔刻浊星逝〕〔清素若九秋之菊〕〔网游之争王记〕〔永恒的长城〕〔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